Créer mon blog M'identifier

花香等樸素而溫雅的生活

Le 26 mai 2017, 08:37 dans Humeurs 0

時常在想,人與人相識相知是多麽的不易。佛說: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換來今生的檫肩而過。所以,我們應該珍惜緣分,原諒那些傷害與錯過,原諒那些情非得已和不辭而別,珍惜在壹起時彼此給

予的美好和溫暖。無論是愛情還是友情,能夠遇見便是美麗。好的感情若月光,千裏之外,妳始終在我心上,即使沒有擁抱,妳還可以在我眼裏,在我的世界裏。人的壹生真的不易,我們應該為生命

裏有值得珍惜的人而感到溫暖,為凡間彌漫的煙火而感到幸福。

窗外,陽光正好,幾只小鳥飛過屋頂落在園子裏的樹上唱歌。清風微微的吹來,垂柳依依,似壹襲飄舞的長袖,在風中拂弄著迷人情弦。淺夏的風,即將隱去四月的花紅,榆梅的花開敗了,壹朵壹朵

落滿院子,尚有月季在陽光裏含苞。四月的花事未了,我的指尖,還繾綣著有妳的溫暖;那些與妳寫過的詩句裏,也有美麗的人間四月天。

有人說,人生就是如歌的行板,壹路演繹著故事的悲歡聚散,那些被楊柳吹起的思念,那些壹起走過的盈歡與傷感,壹壹浮在我的眼前……時光,讓淡越來越淡,讓深的越來越深,唯有那朵夕顏,總

會如期開放。記得,花開時,妳來過。

心靈深處的某個角落,藏著壹些無法言說的情愫。今夜,沒有月光,只有風兒,幽幽的吹著,我把那壹抹思念放逐在風裏,四月的花還未荼蘼,我靜靜的坐在這裏,看著那壹樹花開,默默等待妳的訊

息。窗外風聲不息,似乎也有琴聲漫漫,聽與不聽之間,繁華不驚。紅塵喧鬧,只做無言低眉人。遠去的背影,寂寞了壹紙的柔情;遠去的風華,是依舊開在心裏的梔子花。花開有情,花謝無語。我有多想,風知道,只有風知道。

歲月縫花,壹不留神,眼前又是繁華如錦。心念,始終如案幾上的青花,自顧自的綻放著。真想,放下俗世的紛擾,在綠意盎然的枝頭剪壹段清美的時光,看青鳥在枝頭覓食,聆聽花開的聲音。回眸

,妳就站在離我不遠的地方,拈花微笑。想來,清歡有味,那是壹種境界,讓我淡泊了浮華,靜斂了心性。時間煮雨,聽著緩慢的曲子,和著滴塔滴塔的雨聲,溫壹盞清茶,與妳細細品酌……

留白了十年的初戀《六》

Le 26 mai 2017, 08:36 dans Humeurs 0

自從在醫院工作後,我的日子的確輕鬆了一點。

除了因為醫院比較近日間中心,我那個住在醫院附近的表妹答應了幫忙照顧Caine。

我的表妹叫Leila,從少就跟我很投契。她是一個Final Year的學護,所以有較多時間幫忙照顧Caine。她也很樂意幫忙,因為她想累積照顧病人的經驗。

有了她的幫助,我終於不用那麼頻撲。

「表姐,今日下午係咪三點半覆診?」 Leila在電話中問道。

「係呀! 麻煩你準時去接Caine嚟醫院! 真係錫曬你!」

「哈哈… 得啦得啦! 三點半見啦!」 Leila說過後就匆匆掛線。

我舒了一口氣,繼續工作。

***

今天又是忙碌的一天。李爾婷仍然很喜歡使喚我,但為了Caine,我忍。

當我正在埋首工作,丘令風來了我們的部門找李爾婷。

一見到丘令風來了,李爾婷立即露出一個我從未見過的燦爛笑容,然後便帶領丘令風到她的辦公室。

我有點在意丘令風和李爾婷的互動,於是我便偷偷的望向他們…

誰知丘令風亦在看著我。

我立即低下頭以逃避他的眼神…

豈料我動作太大,「嘭」的一聲,頭部一下子撞到桌子上。

附近的同事全都望著我,有些同事甚至笑了出來…

我尷尬極了。

此時,丘令風忽然向我方向行過來,然後指著我向李爾婷問道: 「新同事?」

李爾婷對丘令風的提問有點驚訝…

「Liam,你唔認得佢咩?」 李爾婷問丘令風。

「我之前喺停車場差啲撞傷佢,好彩我剎車夠快!」 丘令風施施然地答道。

「佢係Kayla喎! 中學嗰個Kayla! 姚·楚·行·! 你唔認得佢?」 李爾婷指著我,語帶激動地說。

「Kayla? 姚楚行? 係你?」 丘令風瞪著我問道。

我滿臉通紅… 為何我要被丘令風和李爾婷指著來討論?

雖然我早就知道丘令風已忘記了我; 但我不想在一個這麼高調的場合去確認這事實。

與其繼續成為整個辦公室的焦點,我站了起來,大方地把手伸到丘令風的麵前說道:

「Liam,好耐無見!」

他握住我的手並回答說:

「Kayla,好耐無見! 之前認唔到你,唔好意思!」 丘令風有點忸怩。

「唔緊要,其實我都唔係好認得你!」

我不可以讓他知道我先把他認出,並一直偷偷地留意他的動向。

我們繼續四目交投,緊握著對方。我的心再次抖動得很厲害,但我提醒自己要保持鎮定,不可以讓他察覺我有多緊張。

「Liam… Liam! 你唔係搵我有事咩?」 李爾婷打破了我倆的僵局。

我們鬆開了手,丘令風便跟著李爾婷進了她的辦公室。

我目送他的背影進入辦公室,心中有說不出的激動。

他終於知道我就是姚楚行了。我們相認了。

不過,一股罪疚感突然湧到我的頭上。

我駭然發現,我是否對丘令風在意過頭了?

Caine現在還在慢慢康復中,我竟然因為重遇我的初戀而悸動?

我不容許自己做一個三心兩意的人。

我要決斷地揮別我的初戀,好好和Caine走下去。

***

下午三點半,我準時和Caine去覆診。

William說Caine的認知能力和身體協調都有進步,下個月可以開始嘗試做步行復健。

他又說Caine很努力去學習發聲,現在已經可以說一些單字去表達自己。

其實我也察覺Caine近來發聲多了。他可以說到 「水」, 「食」,「瞓」 等日常用語。

但他偏偏叫不出我的名字。

「點解Caine到宜家都仲未認到我?」 我帶點失望地問William。

「其實你唔駛咁緊張,腦部曾經受過重擊嘅傷者好多都會全部或者局部失憶。隻要你對佢好,佢會感受到。」 William專業地解答我。

「咁我可以做啲乜嘢去幫佢快啲恢復記憶?」 我仍然有點焦急。

「你可以嘗試俾啲照片,禮物,或者佢鍾意嘅嘢俾佢睇,刺激佢嘅記憶。」

「多謝你,William。我真係無諗到可以咁做,等我今晚試試。」

接著我便和Caine離開了。

***

當天晚上我把我和Caine的所有照片都翻出來,著他去認出照片內的人。

他初時眉頭緊皺,搖搖頭,示意他不認得任何人,包括我。

如是者我們認人認了兩小時,毫無進展。

正當我有點氣餒時,Caine忽然指著一張我們在花店前拍的照片…

「La… La…」 Caine用力地吐出我的名字。

我登時哭了起來。

我緊緊地擁著他,說道:

「你終於講到我個名! 我好耐都無聽過你叫我個名!」 我興奮地抽泣著。

我和Caine的將來再次出現署光。

原文地址:http://blog.ulifestyle.com.hk/blogger/gaysiuyinlovestories/?p=3029008

笑看天下:房署損不足以奉有餘

Le 18 avril 2017, 06:21 dans Humeurs 0

公屋製度存在缺陷,係人都知實德金融集團,房委會早前亦建議全麵更改公屋富戶製度,一改以往的「雙軌製」,即 收入超逾限額的三倍和資產超逾限額的八十四倍之住戶才須遷離公屋;建議的方案有所改良,公屋戶的收入 或資產限額其中一項超出一個更高水平,例如收入超額多於五倍或資產超額一百倍,便須立即遷離公屋單位 。

新政策亦要求擁有私樓的住戶必須立刻交還公屋單位。其 實呢啲係常理吧?公屋本應係畀更有需要嘅人居住。老朽上東網見到一則報道,話居於葵芳邨嘅六旬婦人因 罹患鼻咽癌需長期在內地就醫,期間年屆七十嘅丈夫一直侍疾在側,詎料早前竟接獲房署通知,勒令本月十 八日交回單位。本文見報時,未知兩位長者是否已搬出或被安排入住新界嘅臨時收容中心?房署勒令兩人交 出單位,理由是他們非經常居住在有關單位,於是決定終止其租約,香港病人政策連線發言人批評房署未有 體恤貧病交迫長者的處境,做法麻木不仁,認為可更具彈性處理實德。老朽則認為,房署如老老實實做嘢,必定 可以找出更多個案可以堂堂正正踢走長霸公屋的富戶。

嗱!係人都知「長毛」梁國雄做咗十幾年立 法會議員,依家年薪過百萬元,還有一大串福利,竟可厚顏無恥地長霸公屋單位,有團體質問佢,佢必定聲 大夾惡話佢住公屋係合法嘅。事實上,以佢嘅高薪厚酬,即使買唔到樓,卻完全可以應付租樓自住,但房署 依然任由佢霸住間公屋,合理嗎?而上述長者夫婦,如有證據證明佢哋確需長期在內地治療,房署的迫遷, 又是否太不合情合理?

老子說,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人之道則不然,損不足以奉有餘。不驅 逐梁國雄而迫遷貧病長者,房署的所為,不正是損不足以奉有餘嗎?如此處事,房署擺明欺善怕惡,可怒也楊海成

評論員 施友朋

原文地址: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70418/00184_008.html

Voir la su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