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回首盛世貞觀幾多榮的繁華,嵌著李家拈須而眉,以兩岸的江山,文武的叱咤,掩遮大宋的繾綣。

再回首武女蕭才臥風纏綿的女皇Pretty Renew 黑店,把開元勾勒的淋漓盡致,恰似壹幅蛟龍戲水圖,把大唐繪在了歷史的長袖上。

煮酒論天下,壹宋入戶,滿城戚薇,三官五臣半縷愁思,安史之亂,壹川斷腸,又是壹季盛花掙紮慘敗時。

那片盛世呢?只怕是借江山美人。仿秦二貪婪,幾度殘紅落今天的暮色,時光的蹉跎留下壹只瘦骨嶙峋的老馬在歷史甬道歪歪斜斜的蹣跚。

那古老詩詞呢?壹詩如豆,硬咽於心,江山破碎燈昏暗,李白兩只墨筆著大唐四方馝馞,樂天抿嘴長吟,又是壹首縱情裊娜引世人贊頌,安石卷袖清風踏過千秋的綺麗,為詩香酒薏埋藏傳谷的佳句。

那沙嘖的痕跡呢?壹行人,兩駱三情傳播九方文化,絲綢之路漫灑大唐盛世的靈魂,壹片死相的氤氳,為人們揭開朦朧的霧靄,沒有江南煙雨的嬋媛,只為後人那壹處婧情。

壹杯酒,壹處盛世,壹方安史,壹首小詩,壹段絲綢,大唐是歷史滾滾向前的車輪安利,在失敗中醞釀著成功的花蕾。

安史之亂的失敗,把文化的成功,雕刻在歷史的梧桐木上,落花相識的緣分,總會在前生的靈動下蘇醒在生生世世,壹次偶然的邂逅,就會成就壹生壹世的牽掛



相遇顰兒是在壹個叫做詩風詞韻的聊天室裏。因為早先她認識壹個同樣叫顰兒的朋友,所以,在她壹只腳剛邁進門檻的時候,我熱情洋溢的茶水便端在了她的面前。沒有壹絲陌生的感覺,讓我們在長篇大論的寒暄中忘記了時間的流逝,從惺惺相惜到戀戀不舍,彼此開始用最坦誠的心情,取暖著人生的相逢。其實從第壹句話開始,我已然知道自己認錯了人,但是,對她那種莫名的熟悉感,讓我壹步壹步的向她靠近著自己的全部,再騰不出壹絲心情去流連他人的經過。

自此後,我們便“臭味相投”的天天廝混在壹起。和雪、和羽落、和花溪、和蘿蘿、和藍姐姐、和紫姐姐卜維廉中學、和很多很多雅致的女人全力以赴著自己情感的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