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在醫院工作後,我的日子的確輕鬆了一點。

除了因為醫院比較近日間中心,我那個住在醫院附近的表妹答應了幫忙照顧Caine。

我的表妹叫Leila,從少就跟我很投契。她是一個Final Year的學護,所以有較多時間幫忙照顧Caine。她也很樂意幫忙,因為她想累積照顧病人的經驗。

有了她的幫助,我終於不用那麼頻撲。

「表姐,今日下午係咪三點半覆診?」 Leila在電話中問道。

「係呀! 麻煩你準時去接Caine嚟醫院! 真係錫曬你!」

「哈哈… 得啦得啦! 三點半見啦!」 Leila說過後就匆匆掛線。

我舒了一口氣,繼續工作。

***

今天又是忙碌的一天。李爾婷仍然很喜歡使喚我,但為了Caine,我忍。

當我正在埋首工作,丘令風來了我們的部門找李爾婷。

一見到丘令風來了,李爾婷立即露出一個我從未見過的燦爛笑容,然後便帶領丘令風到她的辦公室。

我有點在意丘令風和李爾婷的互動,於是我便偷偷的望向他們…

誰知丘令風亦在看著我。

我立即低下頭以逃避他的眼神…

豈料我動作太大,「嘭」的一聲,頭部一下子撞到桌子上。

附近的同事全都望著我,有些同事甚至笑了出來…

我尷尬極了。

此時,丘令風忽然向我方向行過來,然後指著我向李爾婷問道: 「新同事?」

李爾婷對丘令風的提問有點驚訝…

「Liam,你唔認得佢咩?」 李爾婷問丘令風。

「我之前喺停車場差啲撞傷佢,好彩我剎車夠快!」 丘令風施施然地答道。

「佢係Kayla喎! 中學嗰個Kayla! 姚·楚·行·! 你唔認得佢?」 李爾婷指著我,語帶激動地說。

「Kayla? 姚楚行? 係你?」 丘令風瞪著我問道。

我滿臉通紅… 為何我要被丘令風和李爾婷指著來討論?

雖然我早就知道丘令風已忘記了我; 但我不想在一個這麼高調的場合去確認這事實。

與其繼續成為整個辦公室的焦點,我站了起來,大方地把手伸到丘令風的麵前說道:

「Liam,好耐無見!」

他握住我的手並回答說:

「Kayla,好耐無見! 之前認唔到你,唔好意思!」 丘令風有點忸怩。

「唔緊要,其實我都唔係好認得你!」

我不可以讓他知道我先把他認出,並一直偷偷地留意他的動向。

我們繼續四目交投,緊握著對方。我的心再次抖動得很厲害,但我提醒自己要保持鎮定,不可以讓他察覺我有多緊張。

「Liam… Liam! 你唔係搵我有事咩?」 李爾婷打破了我倆的僵局。

我們鬆開了手,丘令風便跟著李爾婷進了她的辦公室。

我目送他的背影進入辦公室,心中有說不出的激動。

他終於知道我就是姚楚行了。我們相認了。

不過,一股罪疚感突然湧到我的頭上。

我駭然發現,我是否對丘令風在意過頭了?

Caine現在還在慢慢康復中,我竟然因為重遇我的初戀而悸動?

我不容許自己做一個三心兩意的人。

我要決斷地揮別我的初戀,好好和Caine走下去。

***

下午三點半,我準時和Caine去覆診。

William說Caine的認知能力和身體協調都有進步,下個月可以開始嘗試做步行復健。

他又說Caine很努力去學習發聲,現在已經可以說一些單字去表達自己。

其實我也察覺Caine近來發聲多了。他可以說到 「水」, 「食」,「瞓」 等日常用語。

但他偏偏叫不出我的名字。

「點解Caine到宜家都仲未認到我?」 我帶點失望地問William。

「其實你唔駛咁緊張,腦部曾經受過重擊嘅傷者好多都會全部或者局部失憶。隻要你對佢好,佢會感受到。」 William專業地解答我。

「咁我可以做啲乜嘢去幫佢快啲恢復記憶?」 我仍然有點焦急。

「你可以嘗試俾啲照片,禮物,或者佢鍾意嘅嘢俾佢睇,刺激佢嘅記憶。」

「多謝你,William。我真係無諗到可以咁做,等我今晚試試。」

接著我便和Caine離開了。

***

當天晚上我把我和Caine的所有照片都翻出來,著他去認出照片內的人。

他初時眉頭緊皺,搖搖頭,示意他不認得任何人,包括我。

如是者我們認人認了兩小時,毫無進展。

正當我有點氣餒時,Caine忽然指著一張我們在花店前拍的照片…

「La… La…」 Caine用力地吐出我的名字。

我登時哭了起來。

我緊緊地擁著他,說道:

「你終於講到我個名! 我好耐都無聽過你叫我個名!」 我興奮地抽泣著。

我和Caine的將來再次出現署光。

原文地址:http://blog.ulifestyle.com.hk/blogger/gaysiuyinlovestories/?p=3029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