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知道我在等妳嗎?世界那麽大,人生那麽苦,每壹次等待,都是壹份傷感,每壹個相信,都是壹個無奈,結局和人生都是改變了。愛情的風雨,人生的哭泣,誰的再見,又是誰的相信,妳是唯壹,妳是最後熟悉,藏在風裏,等了壹個世界,等了壹個無奈。傷感是無奈的,人生是悲觀的,在風的世界,妳看不清我,在夢的世界,我傷的看不見妳的模樣,最後的世界,我不懂。

風的脆弱,人的疲憊,世界是感恩的,壹個等,傷的遍地鱗傷,壹個再見,壹個相信,壹句無能為力,說出的永遠,還是壹生的不容易,藏在人生的風雨裏,愛沒有再見,人沒有相信,壹個哭泣,壹個無拘無束。走在風的速度裏,人生的感恩是淡泊的,人生的無奈是相思的。等了好久,才知道人生好苦,風月無常,人生不能永遠,錯過就是壹個世界,錯過就是壹個人生的無法回頭。

想起永遠,想起愛情的眉毛,只是壹撇壹捺,說的不能再見,人生還能發芽,只是思念藏在月光下。流浪的心兒說不出話,風的錯過,雲的牽掛,唯獨那份難懂,還錯過了最後的年華。誰的放下,誰又無奈的走不開,只是壹個心亂如麻。想起人生的最後表達,問問自己的錯過,愛壹個人,等壹個人,只是壹種害怕,也是壹種淚滴,守護的風聲藏在夢中的回答。



不能給女人解釋,因為解釋,就是犯錯,人生的錯很多,給女人解釋,就是給自己挖坑,挖的深了,影響自己的心態,解釋少了,耽誤別人的看法。女人的心,沒人能懂,自己的能力,自己明白,別活的太狼狽,別解釋的太無奈。解釋的人,知道別人不相信,不解釋的人,已經了解沒必要相信。解釋有兩種,壹種是給別人看,壹種是給自己問,到最後,只是壹種無奈,壹種解釋的犯錯。

不能給酒肉朋友解釋,這樣的解釋,只是壹種浪費時間,耽誤金錢,影響自己的人生。太多的酒肉朋友,會麻煩自己的錢財,太少的酒肉朋友,會影響自己的現在,格局是壹扇門,解釋就是無緣。解釋的擁抱,不如自己奮鬥,努力的擁抱,不如自己趕快改變,活的更好。來回壹算,酒肉朋友,只是酒肉朋友,最後傷害自己的,還是因為自己交朋友,交際不好,失去更多,失敗更多,無奈更多。

別說小人,說的多了,浪費自己的時間,耽誤別人的眼神,小人如果知道了,會記仇,會報復,也會每壹分鐘想著怎麽破壞自己的心情。小人的眼神,能讓自己沈默,但是自己要學會拒絕,也要懂得分寸,學會離開,學會分開,每壹個離開,每壹次分開,都要給別人壹個臺階。是非只是壹瞬,別為了別人,耽誤自己,別為了自己,錯過自己,得罪小人,就是對自己最大的破壞,得罪小人,就是對自己最大的無奈。